<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神思之魔降臨凡 > 第十章 黃沙驚情
    酒足飯飽之后,三人四處逛了一圈,發現黃沙鎮雖小但是卻充滿各種職業的村民:打漁的、打獵的、種植瓜果的…敏銳之人早已在暗暗盤算,卻發現買賣的遠比住在這里的人多得多,不免心中起了絲絲疑慮。

    “老木頭,你覺得此處供給之物是從何而來的?”龍嘯看著老木頭微微笑道,“我們一路走來并沒有看到有湖泊河水,也未見飛禽走獸,可是你看此處無論是鮮魚還是野味都是應有盡有啊,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

    “你管那么多干嘛?有給你吃你就吃,有給你喝你就喝,你還在意別人是怎么得來的?”

    “切,我想大概這里大部分人也都是懷著和你一樣的心態,不然這早被翻了個底朝天了吧。”龍嘯若有所思,心中的疑問之心反而是越發的澎湃起來。

    “我堂堂大少莊主,從不過問這種小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是我的一貫作風,不要拿我和那些個凡夫俗子來比較的好。”

    “好吧好吧,木頭啊,就是劈開了里面也還是木頭,問了也是白問啊。”龍嘯無奈的張了張手,轉而朝向阿月,“阿月妹妹,你覺得呢?”

    “不如我們到先前的酒家一問,那里往來之人眾多,也許會有知情之人。”

    “還是妹妹有心,我就去探個究竟。”說著輕推阿月回頭向著方才吃喝的地方走去,也不管老木頭在身后大呼小叫的喊鬧。

    不一會兒三人再次來到先前酒家,來了便坐一邊吆喝著小二要了壺茶,然后一把拽住了放下茶水轉身將走的小二神秘的低語道:“小二,向你打探一些事情可否?”

    “嘿,客官您算是找對人了,整個黃沙鎮就數我知道的最多了,您想知道什么盡管問我就對了。”那小二一見有好奇之人尋好奇之事,也許是許久沒有如此客人了,小二居然也有點興奮一把拉出桌底的凳子就坐了下來,好似準備說一場驚心動魄的書一般。雙手在凳子上一撐附身準備娓娓相告。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想知道,這黃沙鎮并不見往來貨商,但是卻見如此多得生鮮野味這是為何?”

    “哦?客官想要知道這事?這個似乎有些為難小的哦,再坐的往來的商人可是從來沒有人問起過這樣的問題啊。”小二將頭高高抬起眼睛看著上方,好像在等待著什么。龍嘯心領神會捅了捅一旁的老木頭,老木頭也是無奈只好從腰包里掏出一塊銀兩往小二眼前晃了晃丟在他的面前。得到該有之物,小二再次回過頭來又壓低了些聲音道:“這可是這個鎮上最為神秘的地方,我只說一次你們好好記住就行。”

    “哦?神秘?”小二一提到神秘,三人的好奇心突然提了起來,如同餓久的貓突然看見野耗子一般,都豎起了耳朵想要聽個究竟。

    “我來這里前前后后也有五年了,在這里是絕對不允許有外人定居的。可是我在五年前誤入黃沙鎮那個時候我完全不知道這里的情況,于是到了晚上在外頭看見黃沙漫天根本來不及逃走。我以為我會死在那狂風暴沙之中,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看見了一群奇怪的族人,在我傷愈的過程中他們始終不讓我離開屋子。但我從窗子外可以看見在那個地方有一尊巨大的石像,足有百丈之高。更奇怪的是那兒沒有天黑,我記得只要一到大概夜里的時辰他們就會送來一種奇怪的藥膏然后用那藥膏敷在我的眼睛上然后我就很快的睡著了。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我傷愈之后的一次睡夢之后再醒來我已經在這里了,那之后我就再也沒有見過那些人,只知道在這有許多人都是誤入黃沙傷愈后就在這里定居了。但是這里一共有著百十來號的本地人只要一到了晚上他們就全都消失了,我曾經也好奇過跟蹤過幾個人,可是一會兒他們就不見了怎么也找不到。而大清早所有人都還沒有醒來的時候他們就再次出現在早市中叫賣。有人說這里的人都是有仙法的人,趁著夜里黃沙蓋天之時他們便外出打漁捕獵,第二天早上再次歸來的不休不眠之人。”小二又壓低了一些聲音說道,“還有人說,這些打回來的魚捕回來的獵是從地下來的,有人看見他們從地底爬起來……”

    “哈哈哈哈——小二別鬧了,你們不就是在地下住著嗎?你當我堂堂大少莊主是傻子么,哈哈哈…”老木頭一陣大笑覺得這小二完全就是和他們開玩笑故作神秘罷了。

    “巨像?難道——”

    “好了好了。反正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了,我得去招呼其他客人了。至于信不信呢,就看三位客官你們自己咯。”說罷小二把毛巾往肩上一搭轉身去招待其他的客人。

    “老木頭,你覺得呢?有沒有興趣今晚留下來好好瞧瞧。”

    “別啦,盡聽他胡扯,肯定是他們為了吸引住客瞎編的故事,好讓人住他們的店賺他們的錢。”老木頭一臉不屑,欲起身離開。“要留下你留下,我還得為我山莊的人找尋解毒之物,都出來四天什么線索都沒有,全浪費在這些莫名其妙的事上面了。”

    “誒,說不定我們能從這些神秘的人身上獲得一些什么線索也不一定哦,你就不考慮考慮?”

    “狗屁!你不就是想滿足一下你自己的好奇心吧了!”

    “可是木哥哥,人家也有些好奇。”阿月突然低語說道,似乎這神秘的食物來源對人有著居然的吸引力一般。

    “我…我說好妹妹,你不會也和這臭蟲一個癖好吧。”

    “少數服從多數,老木頭你就認了吧,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龍嘯一邊說著一邊招呼著小二要了兩間上房決定今晚在黃沙鎮一探。

    “喂!我還沒同意呢!”

    “好啦,房間我已經定了,你要是不愿意呢,晚上你就好好的睡著,我和阿月去就好了。”

    “你你你……”

    “現在呢,我們就去好好休息一會兒,昨晚就沒有睡好,今天再不好好休息一下,我這身體可就要垮了,阿月我們走,老木頭你就自便吧。”說著便讓小二前面領路來到一處房間,房間四面都是泥墻只有一個小小的供人進出的木門,木門也是極重需要機關方可進行開關。

    “兩位,我們的房門是由一整塊千年楠木所制,需要手動門上的機關,機關分內與外,外面啟動一次房門再次關上,就只能在內部開啟,所以非常安全,而且這房間極其隔音,即使是大白天也不會有任何聲音打擾到您的休息,請兩位好好休息吧。”

    “如此密閉的房間不會憋死人么?”

    “客官您放心,這個房間每開一次門就能夠供人生存十二個時辰,所以您大膽放心的住吧。”

    “哦?如此密閉,我看就是死了,也不會有人發現吧。”

    “客官真愛說笑,那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這位姑娘您的房間在隔壁請隨我來。”說著小二便帶著阿月去往隔壁的房間。

    也許是太過安靜,也許是太過勞累,龍嘯往床上一躺,再次醒來已然是半夜時分。“糟了,睡過頭了!”一個翻身打開房門匆匆來帶隔壁輕敲了幾下門,“阿月妹妹……”還未說完話門便打開了。

    “龍嘯哥哥你醒啦。”

    “額,對,看來不小心睡過了,你早就醒了吧。”

    “恩,那些人確實不見了。”

    “有沒有看到他們去哪了?”

    阿月搖了搖頭,顯然是并未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

    “老木頭呢?有沒有見到他?”換來的答案還是搖了搖頭,龍嘯看著阿月一時間卻不是知道該如何是好,“無妨,明早在去尋他,看來我們也只能明日一早去瞧瞧了。”說著轉身欲走,突然酒樓外傳來陣陣慘叫聲隨即一聲巨響震得整個地下小鎮如在江中飄泊的小舟一般——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