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129章 隨時準備做新郎
    他長到十來歲時,對父母的感情經歷來了興趣,可是母親雖不古板,一身威嚴仿佛與生俱來,誰敢在她面前提這些話?于是,他便去問惠娘。惠娘是母親女扮男裝時名義上的妻子,現是他的干娘。干娘對他很是寵愛,將父母之間的坎坷經歷,細細說與他聽。

    在惠娘口中,父親王亨是桀驁的、張揚的,活得恣意又任性,當年母親被害,父親無視祖父祖母為他定下的親事,堅不成親,直到母親女扮男裝出現。

    父親年輕時,最愛穿一身紅。

    而母親,優雅、從容、淡定!

    王壑的性子像母親,狡黠如狐,喜歡于不動聲色間運籌帷幄、制敵于死地,但他骨子里流淌著父親的血,斂藏著桀驁和張揚,偶爾迸發,出人意表。

    他鬼使神 (www.52k.hk)差般就挑了紅衣,穿戴整齊,頭上未做任何裝飾,也搖身一變為豐神 (www.52k.hk)如玉的美少年。

    人靠衣裝馬靠鞍,再不錯的!

    方逸生頓覺自己淪為陪襯,看著長身玉立的王壑,他張張嘴,又閉上——總不能讓王壑把衣裳脫下來吧?衣裳是他拿來的,他隱隱后悔,不該挑紅的來。

    于是,王壑就這樣出現在李家。

    落無塵看見他,心一沉。

    王壑沖他微微一笑,自信而張揚。

    眾人到觀月樓外,王壑留心打量。

    只見院門上一匾額:觀月樓。

    是狂草,狂放、豪放!

    王壑一驚,看向方逸生。

    方逸生輕輕點頭,意思 (52k小說網)他猜對了,這便是李菡瑤的字。

    王壑沉下心,仔細觀看:

    這三個字,筆勢狂放不羈之外,內中更蘊含一股氣勢,登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氣勢。

    對著這三個字,觀者仿佛置身于山巔,皓月當空,近在咫尺,如李太白詩所繪“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恐驚不定今日會現身,親自觀戰。然而,上房門簾一掀,一個紅色身影閃出來,又是觀棋!

    觀棋看著一身紅的王壑,眨眨眼,坦白坦誠地流露出自己的困惑:你不是來幫忙的么,打扮成這樣,好像隨時準備做新郎一樣,不覺得喧賓奪主?

    王壑在她的目光下臉紅了。

    這丫頭,讓人牙根癢癢的!

    觀棋招呼眾人在葡萄架下坐了。

    小丫鬟們流水般捧上茶果。

    眾少年已經察覺到二樓上繡窗內的動靜,他們正被美人的含情眸、秋水眼注視,一個個坐、立都比昨的話:“……李姑娘向來有主意,你那想法她不會同意的,放手吧子安。”

    第一次,父親直面勸他放手。

    可是他怎會舍得放手!

    不試一試,怎知不行?

    就像今不清道不明的春意,此時這情懷忽然進入夏季,那點春意蓬勃如盛夏的驕陽,炙烤得一顆心滾燙、火熱。

    她們被這火熱鼓動著,很輕易地越過平日謹守的矜持和規矩,像任何正常沖動的少年男女一樣,打聽自己想要知道的人事,聰慧些的,會問的很巧妙、含蓄;單純些的,便問的率真、魯莽。

    劉詩雨臉色紅紅的,眼望著窗外問:“聽說落公子在青山書院就讀,如今已是舉人了?”

    李菡瑤點頭道:“是。”

    吳佩蓉評道:“這人風光霽月,倒是配得上妹妹。”

    郭晗玉也道:“我瞧他對李妹妹頗有情義。”

    吳佩蓉瞅著郭晗玉,對她的心思 (52k小說網)一目了然:竭力慫恿李菡瑤選落無塵,那方逸生便會落選。

    郭晗玉一心都在葡萄架下,沒留意吳佩蓉。

    江如藍卻注意到未來嫂子的異樣,從而意會了郭晗玉那話的意思 (52k小說網),立即道:“方少爺勢在必得呢。”

    郭晗玉便揪緊了帕子。

    李菡瑤道:“落哥哥當然好,人品、才學都出色,卻與小妹無緣,他絕不會入贅的。”

    歐陽薇薇問:“那他怎么來了呢?”

    李菡瑤道:“想是落叔叔的意思 (52k小說網)。落叔叔和爹爹互相心許,想做兒女親家,卻不知我要招贅婿。”

    “互相心許”一詞,惹得眾女一陣笑。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