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滅火山

    長千里,寬百里,高入云端,山體生生不息的紫紅色火焰,印染著方圓千里的鳳凰棲棲之樹,哪里灼熱哪里生長,不滅火山乃是火桐樹的圣地。

    凡人若在不滅火山外周邊千里之外,滯留一刻都可以把自己烤熟,其內部的恐怖可想而知。然而在不滅火山山頂卻站著一名男子,這里的一切仿佛對這男子沒有威脅,男子興奮的拿著一柄長劍站在山頂狂笑著。

    “哈哈哈……歷經萬年凝煉,終于練成這混沌至寶”

    一聲聲震嘯蒼穹的洪亮的大笑,驚走周邊方圓千萬里的火系靈獸。

    男子身高九尺,一頭紫發齊腰長,身穿白色紋龍長袍,紫金腰帶束在身,一張粗獷的臉龐上盡顯剛毅,劍眉星目,黝黑的眼眸里散發著強大的氣勢,不動如泰山;他手握紫色長劍,長劍散發著紫中帶藍的光芒,煞是刺眼。

    “取個什么名字好呢?這可是我花費了數百種罕見珍奇的極品先完就飛往九放下就能放下。”

    “我們不合適,在一起也只是lang費時間,分手后我們還可以做朋友。”

    “不合適,難道你和那個三十多歲的禿驢就合適嗎?”

    “既然你已經知道,那我就不在隱瞞,不錯我是看中他的錢,他能給我想要,你能嗎?你看你身上的衣服加起來都沒有我腳上的一只鞋貴,我跟你在難道每完頭也不回的走了,男孩看著走進路邊寶馬車曾經深愛的女孩,心都快碎了,這就是現實嗎?難道沒有面包的愛情真的只是小孩子過家家,那么可笑嗎?

    曾經的他,以為只要兩個人彼此深愛著對方,盡管沒有面包,依舊可以很幸福,可是這一切終歸逃不過,世俗的中的種種物質、金錢的誘惑。

    男子心灰意冷的行走,如行尸走肉一般,這一路男子壓抑在心里十年的之中遭遇的不公,如放電影一樣的出現在腦海之中,男子終于承受不住,他需要發泄,而發泄得找對象,可是這里去哪給他找個出氣筒呢?于是對道:“我剛才在那公廁換衣服,總感覺有人偷看我,肯定是他,不然怎么會招雷劈,偷窺老娘不遭雷劈才怪呢?”

    潘東方聽到雷聲抬頭一看。

    “臥槽,發發牢騷而已,你還真看得起我,給我來個車廂那么粗的雷劈我,想把我劈的連根毛都不剩嗎?”

    潘東方說歸說,逃命還是要緊,腳底抹油一般,飛速的逃跑,可是那雷好像賴上潘東方,一直隨著潘東方的而改變方向。

    終究還是難逃被雷劈的命運,潘東方被這車廂般大小的雷給罩住,過,好漢架不住人多。

    于是空間手頂天羅盤,腳踏七星步,天羅盤數字方位在轉動,越來越快,各種光芒交織著,逐步匯聚道五彩斑斕的光門出現在空間面前。

    雷罰看到空間之門打開,急忙召喚天罰。

    “天罰,回來。”

    就在天罰劍化為雷電劈到潘東方時,雷罰的一聲召喚,天罰劍劍柄勾住潘東方衣服,化為流光一道往回返,在空中留下一道絢麗紫色殘影,帶著潘東方去到另一個不為人知的世界……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