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神說世界之風起云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應承天
    瞬間整個天隱廣場鴉雀無聲,被黑暗所籠罩。

    在天空上,有兩道身影相繼跳落了下來。

    看到第一道高大的身影,獅子、有路、意劍飛雪、風塵孤子目光一縮。

    各大行會代表眉頭也是一皺。

    因為,他們看到高大身影,跳落下來時,他的兩條手袖是空蕩蕩向上飄揚著的,這就意味著這個人若不是將雙手放在衣服內,就是一個斷掉雙臂的殘廢。

    另一個身影,似乎是孩童一般。

    跳落下來,臉色陰沉的男子,確實是斷掉了雙臂。

    隨后,一同跳落下來的一個孩童,卻被這名斷臂陰沉男子給踢開,摔落在廣場地面上。

    不過這名孩童卻背著個書架子,猶如書童一樣,卻笑嘻嘻拍著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各大行會代表,看到陰沉男子然后又向陰沉男子所站的雕像面容看去,一個個不由得驚呼了出來:“應承天!”

    斷掉雙臂,陰沉的男子,正是天隱教創教長老之一,應承天。

    “你的手……”意劍飛雪看著應承天空空如也的衣袖,后面的話卻說不出來。

    應承天看向有路和意劍飛雪他們四個,說:“斷了,就你們四個?”

    “不,還有流星和水晶,水晶現在是我老婆。”獅子說出這話的時候,臉色一點都不好,沒有像以前說出這話時,那般洋溢出幸福的神情。

    全因為,他的兄弟……斷掉了雙臂。

    “那就是說,其他人不是死在神界,就下落不明了?”應承天看著天隱廣場的雕像問道。

    有路眉頭一皺,當著這么多外人的面,他可不敢把天隱教的虛實暴露出去,緩緩開口道:“閉關修煉去了,神界一戰,他們都自覺實力不足,所以選擇了閉關。”

    應承天抬頭向盤旋在天空上遮擋住太陽的小黑龍喊道:“小黑,回來。”

    小黑龍聽到應承天的話后,直接飛墜下來。

    把在天隱廣場上各大行會代表給嚇了一跳,這要是被撞上,不死也得剩下半條命。

    可是,瞬間巨大無比的黑龍,一下子變小了,小得如同一頭飛鷹一般,站立在應承天的肩膀上。

    有路神色一動,然后對著各大行會的代表說:“天隱教參賽權,轉讓給劍門,有請劍門代表。”

    有路說完這句話后,五道強大的劍勢瞬間爆發了出來。

    心存劍意、為劍而生、以劍之名、我不用劍、劍在我心,五師兄弟一步步走進了天隱廣場。

    劍宗一劍封侯在“刀劍決”中敗給了刀宗花道,確實是使得劍門聲望暴跌。

    所以心存劍意他們清楚,有路讓出參賽權給他們劍門,同時要求劍門取得“斗魔”第一名,全部都是在為劍門盤算,同時也讓劍門欠下天隱教這個人情。

    對于這個人情,心存劍意心甘情愿的欠了。

    劍門,確實需要重新立威。

    心存劍意要告訴全江湖的人,他師父劍宗一劍封侯雖敗,可是劍門還有他五師兄弟支撐著,劍門依舊有實力震懾江湖。

    在看到劍門劍宗一劍封侯五名親傳弟子后,各大行會代表也不敢說什么,畢竟一說話,那就形同得罪劍門。

    有路對心存劍意他們五師兄弟點了下頭,對所有行會代表說:“現在,有請包大人主持抽牌儀式。”

    包大人撫摸了下自己長長的黑須,走了過來說,對眾人說:“首先本官要向諸位道謝,有諸位的報名費,才能讓西蜀州域得到快速的發展和建設……在來年,本官會將這筆錢運用在……以便發展民生、商貿……”

    接下來,就是包大人開場白后的工作匯報了。

    天隱教能請到鐵面無私的包大人,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這是有路將一半的報名費交予西蜀官府,換來的得利,相當于是在繳稅一般。

    包大人要不是看在西蜀州域確實需要錢財發展農業商貿、改善民生的情況,怎么也不會答應天隱教的邀請。

    各大行會的代表也正是因為知道,報名費有一半是要繳納給官府的,所以才沒有抱怨那么多。

    此外,他們那么多人來天隱教,天隱教還要供他們住宿吃喝,算一算也很合算。

    另外一點,天隱教還要請大魔王來參與,難道不用花費錢財?

    所以在各大行會看來,天隱教賺或許會賺,不過不多。

    天隱教還有整個洛水山脈,這么豐富的資源,這一點已經足夠他們開銷的了。

    有路、獅子、意劍飛雪、風塵孤子帶著應承天、小黑龍、書童離開了天隱廣場,進入了天隱大廳。

    應承天看了上首的位置后,直接走到了左手邊第一個位置坐了下去。

    就在這時,被渾天豬叫回去的天行者和無忌無法,也趕了回來。

    無忌無法看到應承天,驚喜不已道:“原來你還活……”

    “當然,你都沒死,我怎么可能會死。”應承天毫不客氣回了一句。

    無忌無法眉頭一皺,問:“你的雙手?”

    “留在神界了。”應承天淡然回了一句。

    天行者也注意到應承天肩膀上的小黑龍,還有身后站立著的書童,問:“那個小孩不會是你兒子吧?”

    “我的隨從,他叫應龍。”應承天隨口介紹了一句。

    應龍立即笑著抱拳就跟過年恭喜發財般的姿態,對眾人拱手拜禮道:“諸位叔叔伯伯,我是應龍,請多多指教。”

    緊接著黑色流星和叛逆紫水晶也回來了。

    叛逆紫水晶看到應承天后,反應一般般,不過對于應承天肩膀上的小黑龍卻是歡喜不已。

    “哇塞,這是我們在北冥幽山時那顆龍蛋,孵化出來的小龍嗎?”叛逆紫水晶興奮地跑過去問道,還不停撫摸著小黑龍。

    小黑龍很享受般,還舔著叛逆紫水晶的手,顯得很親昵。

    叛逆紫水晶抱起了小黑龍,小黑龍也沒有絲毫的反抗。

    應承天一愣,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小黑龍跟其他人這么親昵,在龍族的時候其他龍接近小黑龍,小黑龍都很抗拒。

    “小龍,當年本來我就要孵化你的,可就是被應承天這家伙給搶走了。”叛逆紫水晶對小黑龍愛不釋手,跟著抱怨了起來。

    小黑龍卻低聲歡喜般叫著。

    應承天和有路他們想起在北冥幽山時的情況,不由得搖了搖頭。

    應承天顯然也明白為什么小黑龍會對叛逆紫水晶這么親昵,畢竟叛逆紫水晶也有份救了小黑龍,還跟自己搶過【龍蛋】,怕且因為這樣小黑龍才對叛逆紫水晶有一種天生的親切感。

    “你的雙臂,是怎么回事?”黑色流星走進過來,仔細看著應承天齊肩斷掉的雙臂問。

    應承天搖了搖頭:“瘟部大神的劇毒,不斷掉雙臂,恐怕我這條命也會留在神界。”

    應承天對于自己的事情并沒有多說什么,在神界后,應承天被龍族救走了。

    四大守護神獸的青龍,救走了應承天。

    因為,應承天身上有一顆【龍蛋】,這讓青龍不得不施以援手。

    接著,在眾人落座后,應承天又問起了之前的問題:“其他人去哪里了?本應該做在你位置上的主人去哪了?”

    有路所坐的位置,那是教主之位,只不過教主不在,他這個副教主自然可以坐上去。

    “跟你一樣,不是死在神界,就是下落不明,至今從未出現過。”回答的人不是有路,而是無忌無法。

    “倒也不是,我在揚州的時候碰見了影歸真。”意劍飛雪緩緩道。

    這事情天行者和無忌無法以及有路他們早就聽意劍飛雪說過了。

    應承天冷笑道:“他?教主不出現,他怎么可能會回來。”

    “就是這樣的情況,不過你可能有所不知。”意劍飛雪看著應承天緩緩說道。

    “說。”應承天經歷過斷臂之痛后,個性也出現了一些變化。

    “影歸真他在神界時,為了殺死天帝選擇了自爆身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意劍飛雪皆是哀傷的語氣。

    其他人也是默然不語。

    “這不正是他的個性嗎?到最后開啟最大的無限決……踏進神界的時候,每個人已經做好了覺悟,又有什么好哀傷的?我們的教主呢?那個討厭血腥味又渾身是血的家伙呢?那個隨手就能丟出無數暗器的妞呢?”應承天有些釋然地說。

    “下落不明。”有路能回答的也就只有這么一句。

    “哼,下落不明?就這么簡單?我看你是當這代理教主當上癮了吧?”應承天語氣不善地看著有路說。

    風塵孤子一笑:“應承天,你別看有路現在坐在教主之位上,權力很大的樣子,他也就只能出謀劃策蓋蓋印而已,如果沒有我、意劍飛雪、獅子、叛逆紫水晶的首肯,他任何命令都出不了這個門口。”

    “就是就是,要不是本姑娘以大局為重,早就以篡權奪位的罪名把有路收押入牢了。”逗著小黑龍玩的叛逆紫水晶笑著說。

    有路不由得苦笑,確實如風塵孤子所說,天隱教的大權,看似在有路手里,其實已經分化了出去。

    聽到這些應承天才稍微露出了一絲笑意,畢竟沒有天隱教教主的允許,誰都不會聽有路的話。

    “應承天,你既然回來了,那么教里的事情,你也應該分擔一些。”風塵孤子開口道,畢竟他覺得現在就算全力分散,也有點過于集中。

    在風塵孤子的想法里面,最好就是所有創教長老都回來擔當自己的職務。

    應承天點了下頭:“這次回來,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等處理完后,我會回來的。”

    “你要走?”叛逆紫水晶急忙問,然后說:“能把小龍留下吧?”

    應承天搖了搖頭,語氣堅定地回答:“不行。”

    “哦。”見到應承天這個神情,叛逆紫水晶意外的沒有反駁。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