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神說世界之風起云涌 > 第五十六章 設置圈套
    由于天羽飛云回到圣靈軍猴族陣營后,時間已經很晚,有部分兄弟姐妹處于下線休息狀態,于是這件事情只得等到大家人齊后才能商量。

    次日,人員到齊后。

    嫌疑人將天羽飛云所遭遇到跟蹤的事情,告訴了眾人。

    老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些跟蹤天羽飛云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然而,這一點連天羽飛云也給不出答案。

    “你是說,那些人從陣營這邊跟你到西蜀城,又在西蜀城一直跟著你們,又從西蜀城跟了回來?”樹上有云開口問道。

    天羽飛云應了一聲,回答:“沒錯,估計有二十人兩支小隊。”

    樹上有云一笑,說:“想要知道這些人是什么人,我們去查一查不就清楚了?”

    “把他們揪出來,嚴刑逼供嗎?”弒血跳了起來,滿臉興致勃勃的神情說道。

    眾人一愣,稍微看了弒血一眼,卻沒有理會他。

    嫌疑人問道:“云姐,你的意思是?”

    “驛站記錄,只要這些跟蹤飛云的人是圣靈軍或者中立的人,我們就可以通過驛站記錄查詢到他們的來歷,除非他們是屬于魔靈軍的。”樹上有云看著天羽飛云說道。

    “驛站記錄,這要怎么查?他肯嗎?”老熊皺著眉頭道。

    嫌疑人看向天羽飛云笑著說:“別人或許不行,不過飛云肯定可以,讓圣靈代表渾天豬去查,想必不是什么難事吧?”

    天羽飛云不由得失笑,智囊確實是智囊啊,一下子就能想到這么多,連自己都沒有想到如何去查驛站記錄,他們卻想出來了,還同時想出了辦法。

    辦法已經有了,天羽飛云自然不會掃大家的興。

    想要讓渾天豬幫忙,唯一的辦法就是美食誘惑。

    這一點,不單單是天羽飛云其他人也有辦法找來美味的食物。

    將食物交給渾天豬后,渾天豬直接帶著天羽飛云去圣靈軍驛站查詢了一下記錄。

    查詢的自然是天羽飛云回來后的記錄。

    不過……并沒有查到任何信息。

    昨晚天羽飛云他們回來后,并沒有其他陣營玩家從外回來,乘坐驛站馬車的記錄。

    天羽飛云將結果告訴了老熊、嫌疑人、樹上有云。

    這使得,嫌疑人他們三個更加確定一點,那就是跟蹤天羽飛云的人,不是這邊的,很有可能是魔靈軍陣營的玩家。

    在魔靈軍陣營中,會針對天羽飛云的,也只有聚義盟一個。

    “為什么你們那么肯定會是聚義盟?”天羽飛云不解地問道。

    老熊、嫌疑人、樹上有云異口同聲道:“【寒光刀】!”

    “【寒光刀】?你們是說?”天羽飛云一下子被他們提醒了,吃驚道。

    嫌疑人點了下頭:“即便聚義盟不知道你的真是身份,可是你的【寒光刀】卻是一個明顯的標志,就算你跟天隱教沒有關系,他們也會想辦法得到【寒光刀】,要知道【寒光刀】,可是你師父的標志性武器,等到【寒光刀】,即意味著他們戰勝了你師父。”

    “對,天隱教教主失蹤了這么久,拿到【寒光刀】就算是宣布天隱教教主身亡,江湖上也會有很多玩家相信,更何況是死在聚義盟手里。”樹上有云平淡地向天羽飛云看去。

    老熊也嚴肅道:“這么說來,問題可是很嚴重啊。”

    天羽飛云看著三人,他們都在向自己傳達一件事情,那就是【寒光刀】的重要性。

    如三人所說,【寒光刀】本就不容有失,現在卻有更多的人盯上了【寒光刀】,先有一個聚義盟長老,現在更是直接來了一批聚義盟的高手。

    嫌疑人又說出了自己的猜測:“菜農叔叔恐怕……恐怕是想得到你的【寒光刀】和【魚腸劍】立威,成就自己的名氣,揚名江湖。”

    老熊和樹上有云點了點頭,補充道:“以前還好說,可能只有菜農叔叔一個人知道,現在你出現在圣靈軍陣營,對面的敵人可都是聚義盟的,他們認出【寒光刀】,想過來搶都是不無可能的事情。”

    老熊的說話也是正確的,隨著天羽飛云的亮相,手中拿著的【寒光刀】,實在是太多人可以認出來了。

    畢竟,“神說”游戲的宣傳片中,天隱教教主就是幻化出四個分身,手持【寒光刀】的。

    天羽飛云卻是一笑,拿出【寒光刀】道:“這不正是,考驗我的時候嗎?若是我連師父傳于我的刀,都保不住,那么我還有什么資格配擁有這把刀?”

    看到天羽飛云雙眼露出堅定之色,眾人也是點了點頭。

    輪回天弒站起來,笑道:“放心,有兄弟們在,沒有人可以搶走你的【寒光刀】。”

    “對,除非踏過我們的尸體。”南宮焱也是站了起來,附和道。

    弒血站起來剛要說什么的時候,卻被另一邊的北冥有魚搶先了一步。

    北冥有魚朗聲道:“我會保護你的。”

    頓時,北冥有魚這話讓眾人覺得怪怪的。

    天羽飛云卻是笑著回應:“多謝。”

    “謝什么,大家都是兄弟,何須客氣!”御青木這時也找到了開口的機會。

    天羽飛云點了點頭,他很慶幸,結識了向天唱首歌,不然他絕對不會認識到這么多好兄弟,好姐妹的。

    天羽飛云的事情,確實是變得眾所周知,連圣靈軍陣營的玩家也開始留意到天羽飛云,畢竟【寒光刀】可不是路邊貨色的武器。

    蔡華從雪花飄飄口中得知天羽飛云的事情后,并沒有立即上報,而是自己私下處理掉天羽飛云,再拿【寒光刀】去領功。

    但是,聚義盟的高手都是效忠盟主夜雨聽風的,怎么會效忠蔡華?最多就是聽從蔡華的指示而已。

    所以,在天河之上發現有二十名聚義盟高手不在后,立即聯系上了這二十名聚義盟高手,問他們的去向。

    這二十名聚義盟高手,一下子把跟了天羽飛云一整天的氣,直接向天河之上發泄了出來,不停向天河之上大吐苦水。

    “等等,你們說的這個天羽飛云是什么人,為什么蔡華長老要你們去殺掉這個人?”天河之上一下子聽出了問題所在。

    天羽飛云這個名字他聽都沒有聽說過,在江湖上必然不是什么有名氣的人。

    可是,蔡華竟然會為這么一個沒有名氣的玩家,出動這么多高手,事情肯定不簡單。

    以蔡華的性格,若是仇家,必定會自己帶人去將其收拾掉,然后耀武揚威一番的。

    “天羽飛云啊……不知道啊。”這些聚義盟高手,并非是負責打探消息的那些人,所以對于天羽飛云的事情并不清楚。

    “不過,蔡華長老交代讓我們爆了這個天羽飛云把【寒光刀】帶回去給他,【寒光刀】?怎么覺得這武器這么熟悉呢……”這名回答天河之上問題的聚義盟高手,一下子疑惑了起來,不停回想著,他也覺得【寒光刀】很熟悉。

    天河之上猛然一驚,急忙問道:“你說什么?【寒光刀】!”

    “是啊,【寒光刀】,天河你也認識啊?我都覺得很耳熟……”

    后面的話,天河之上并沒有繼續下去,他已經切斷了雙方的通訊頻道,而是動用了緊急聯系頻道,聯系夜雨聽風。

    正在聚義盟中處理事務的夜雨聽風,看到天河之上發來的緊急通訊后一愣,要知道不是十萬火急的事情,天河之上都不會動用緊急聯系頻道。

    “天河,出什么事了?”夜雨聽風急忙接通通訊問道。

    “盟主,【寒光刀】出現了!那個人出現了!”天河之上直接是驚呼了起來,一副震驚的神情。

    聽到這話后,夜雨聽風渾身毛孔都束了起來。

    “什么……你……你剛才說什么……”

    “盟主,【寒光刀】是【寒光刀】啊……”

    “天河,你冷靜點,慢慢跟我說,你是在哪看到那個人和【寒光刀】的?”夜雨聽風并沒有了解天河之上話里的意思。

    天河之上是先說【寒光刀】,才說那個人的。

    “不,盟主我沒看到那個人,也沒有看到【寒光刀】……”跟著天河之上仔細的向夜雨聽風解釋了起來。

    不過,天河之上所知的也僅僅是,一個叫天羽飛云的玩家,手持【寒光刀】而已。

    “天河你是說他現在叫天羽飛云?”

    “是的,盟主。”

    “確實啊,【寒光刀】是樓蘭護國神兵,獨一無二,不可能會出現在一個無名小卒手里的,另外那個人從以前開始就喜歡易容偽裝,絕對不會有錯的,一定是那個人!”對于自己的對手,夜雨聽風自然是會了解得一清二楚,比蔡華還有聚義盟中其他人都要清楚得很。

    連帶夜雨聽風的一些親信,包括天河之上也很清楚。

    “盟主,現在我們要怎么辦?蔡華長老派出去的二十名高手恐怕兇多吉少啊。”天河之上也不想聚義盟損失太多高手。

    游戲中玩家雖多,可是高手的占比,僅僅是四成不到,還是分布在各個大小行會之中或者是無行會的散人。

    “這么重要的事情,蔡華竟然也不給我上報,這家伙……”夜雨聽風發了一句牢騷,接著對天河之上說:“立馬讓人撤回來,我會派出護法團過去,到時候你直接聽令護法團即可,蔡華他還是負責處理魔靈軍的事宜,天羽飛云的事情容不得他亂插手。”

    “是,盟主。”天河之上聽到聚義盟的護法團要出動,立即振奮了起來。

    聚義盟的護法團,一個個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其中還有幾個屬于強者行列的。

    可是,在天河之上跟夜雨聽風聯系的時候,嫌疑人他們已經想出了對策,來對付跟蹤天羽飛云的人。

    在西蜀城,那些跟蹤天羽飛云的人無法動手。

    那么,嫌疑人就讓天羽飛云帶著冰韻去昭烈平原比較僻靜又接近圣靈軍和魔靈軍的中間地帶活動,引誘他們現身。

    天羽飛云自然是很樂意的邀請冰韻去看看昭烈平原的草原風景。

    聚義盟的高手看到天羽飛云今天并沒有乘坐驛站馬車,也沒有騎馬,反而是跟昨天那個美女徒步離開了圣靈軍營地,不由得興奮了起來。

    “哈哈哈,看來昨天的仇,今天是能報了。”聚義盟的高手一個個都是興奮得很。

    心想,昨天被你天羽飛云帶著亂逛了一整天,讓我們跑得累死累活的,今天還不一次還回來!

    因此,聚義盟的二十名高手也慢慢的跟了上去,并不急著動手,畢竟這里距離圣靈軍陣營很近,一旦鬧出動靜,圣靈軍那邊一大群玩家沖出來,自己連怎么死的都鬧不清呢。

    天羽飛云和冰韻也不著急,一路上慢慢走,一路上天羽飛云不停給冰韻說一些事情,講一些笑話,看看風景,差點沒羨慕死聚義盟的二十名高手。

    “臥槽,這小白臉就是吃香,玩個游戲還能泡上美女。”

    “我說你就別羨慕了,人家長得比你帥,這就是優勢。”

    “優勢個屁,人家妹子要是不喜歡你,帥也沒屁用。”

    “說得也對,重要的還是妹子喜不喜歡你,要是不喜歡你的話,什么都可以拿來當借口,搪塞你。”

    “就是,要是碰上喜歡的,就算明知道那個男是在玩弄她,都會傻乎乎的沖上去。”

    “等等,我怎么聽著聽著覺得有點變味了?你們是在發牢騷?還是在說自己的經歷啊?”

    聚義盟二十名高手一邊跟著天羽飛云和冰韻,一邊低聲發著牢騷。

    一名聚義盟高手說道:“你別管我們是不是發牢騷,我們是在給你們一些提示。”

    “對,提示,教你們如何識人。”一名頗有經驗的聚義盟高手響應了一句。

    “打比方說,一些離婚女,不管你對她多好,她都會拿離婚有小孩,或者你家人不會同意,來當借口拒絕你,可是當這樣的女人碰上自己喜歡的人,什么離過婚,什么有小孩,什么家人,她才不會管那么多,直接撲上去,最后結果如何?還真被離婚女說中,她喜歡的那個男的用他家人不同意當借口,跟她分手了,哈哈哈……你們說說真正愿意跟接受、包容她一切的好男人不要,偏偏選那些只想著玩弄她的男人,這女人是不是犯(jian)賤啊。”

    “老康,你不會是在講你自己的事情吧?”

    聚義盟其他十九名高手紛紛看著他。

    “你們管我呢,我就是給你們提個醒,別輕易上當,都別插嘴,聽我繼續說……女人一旦碰上自己喜歡的人,她都會想知道你在干嘛、做什么、今天吃了什么,都會主動聯系你,在意你……可要是說你不在她心上的話,她回復你的只會是不知道跟你說什么,還說她一直都這樣很少主動聯系人的……聽到這些后,你們這些家伙可不要當真了,要多留個心眼,別傻乎乎的一直去付出,最后下場就是人家給你發張好人卡,把你甩飛了,讓你所付出的真心,啪啦一下,碎落一地。”

    一眾聚義盟高手不停點著頭,聽著老康的話。

    “好了,都別說了,看你說得那么激動,兄弟們都替你不值,這些事情過去就算了。”一名聚義盟高手拍了拍“老康”的肩膀說。

    “我們還是繼續跟蹤天羽飛云,等下讓老康你第一個動手,拿這個該死的天羽飛云出出氣,打死也沒關系。”

    “對,別想那么多,這樣的女人要不要也無所謂。”

    “像這樣的女人,聽到那些想玩弄她的男人幾句甜言蜜語就暈了頭,分不清東西南北,最后被甩掉,還要認為是自己離過婚、有孩子的錯,就一傻逼,活生生一個被人賣了還要幫著數錢的傻瓜,老康兄弟們慶幸你沒有取個這么傻逼的人當我們嫂子,為你的聰明,回去我們好好慶祝一下。”

    “沒錯,得好好慶祝慶祝。”

    在聚義盟高手跟蹤天羽飛云的時候,其身后也有一批人跟蹤著他們,老熊等人。

    “小柳,怎么樣聽到他們說什么沒有?”樹上有云問道。

    柳姐,使用的武器是暗器,同時她還有一個特殊的能力,就是聽力特別的好,能聽到很遠的地方的人聲。

    柳姐臉色變了變,說:“云姐,我覺得那邊一個叫老康的挺可憐的,不如放他一馬如何?”

    “哎,我說傻妹子,你是聽到什么了?一下子怎么心軟了?還是說你認識那個什么老康?”樹上有云眉頭一皺問道。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