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神說世界之風起云涌 > 第一百二十章 返回山洞
    天羽飛云抱著冰韻飛速向山洞的方向飛奔而去,整個人早已經心亂如麻。

    那些極品丹藥每一顆都足以起死回生的,怎么……怎么給冰韻喂了幾顆都沒有明顯的效果?僅僅只有那么絲毫的起色?

    越想,天羽飛云心就越亂。

    許久后,有限天將帶著葛立蒙還有大批修神者終于來到了他所部署下的布袋埋伏圈之處,等待著他的手下為他獻上天羽飛云和冰韻。

    但是,有限天將并沒有見到他很想見上一面的天羽飛云和冰韻,所見到的是他派出來的追捕小隊手下,跪了一地,還有一個斷了一臂,兩個好像傷得很嚴重的樣子。

    瞬間,有限天將的臉色直接陰沉了下來,也沒有多說什么,讓隨從手下將地圖拿出來,叫追捕小隊的人上來說明,天羽飛云他們到是往那邊跑了。

    有限天將相信天羽飛云他們還在天卷神將的轄區內,并沒有逃出去。

    要不是有葛立蒙這個“外人”,有限天將當場就要廢掉幾名白銀級精英修神者宣泄自己的憤怒。

    有限天將苦心部署下來的埋伏圈,就這么被這些飯桶蠢貨給破壞掉了,如何叫有限天將不憤怒?

    有限天將滿臉陰沉之色,聽著手下指著地圖的匯報,思緒不停運轉著,目光不停在地圖上來回搜索,似乎想要找出什么來。

    追捕小隊的修神者匯報完后,紛紛向有限天將看去,等待著他下一步的指示。

    那些追捕小隊的修神者心里更是不停顫抖著懼怕著,要是讓天羽飛云逃掉,恐怕他們真的要玩完了。

    沒過多久后,有限天將緩緩開口道:“這片區域很荒蕪,平常也少有巡邏隊過來吧?”

    聽到有限天將這么一問,一名修神者想了下,回答:“回大人,確實如此。”

    忽然,有限天將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說:“那他們就應該躲在這一片區域里面,最初遇襲的兩個村落,距離這片區域可是很近啊。”

    被有限天將這么一說,很多人立即明白了過去,向地圖看去,確實如此,最初被襲擊燒毀的兩個初級修神者村落,就在這個區域附近。

    難不成他們一直都躲在這里?

    “好了,給你們一次戴罪立功的機會,在這里給我把天羽飛云找出來。”有限天將盯著他的手下們,很不滿地下令了。

    “遵命!”

    至于,受傷的蔣百國他們,有限天將也不會過問什么。

    天羽飛云是從蔣百國他們手里逃脫掉的,有限天將沒殺掉他們泄憤,蔣百國他們都要偷笑了,還想著有限天將去慰問他們?簡直是癡人說夢。

    天羽飛云還在森林里飛奔著的時候,突然察覺到有個人冒了出來。

    “天羽飛云隊長,出什么事了?”出現的人是周亮的手下,也就是三營第五小隊的成員。

    天羽飛云一愣,怎么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碰到自己人,在天羽飛云看來,最有可能碰到的是修神者……還真沒有想到是自己人啊!

    “你怎么會在這里?”天羽飛云反問了一句。

    這名成員立即回答:“胡大哥發現我們這里附近突然多了很多修神者,就派我們出來探查一下,知道修神者大范圍搜索后,又讓我們出來布置陷阱,吳寧大哥也在附近。”

    吳寧是天羽飛云小隊內的成員。

    胡成恩老胡在知道修神者大范圍搜索后,心中也猜測到幾分,認為隊正天羽飛云他們已經徹底激怒了修神者,才會讓大批大批的修神者出動。

    同時,也想到要是到處都是修神者,恐怕隊正天羽飛云,張大哥他們也是兇多吉少。

    想到這一點后,老胡趁修神者還沒搜索到這里的時候,讓大家在四周大范圍布置各種各樣的陷阱。

    要是隊正天羽飛云他們能逃脫得掉,一定會趕回來山洞這邊跟大伙們會合的,這樣一來陷阱起碼就能阻擋一下那些修神者的步伐。

    天羽飛云并沒有見吳寧,只是讓這名成員去跟吳寧說一聲,然后自己迅速抱著冰韻向山洞方向而去。

    現在冰韻生死未卜,天羽飛云的思緒已經亂糟糟的了,根本就無法靜下心來仔細想對策。

    這名成員見到天羽飛云抱著的冰韻一點動靜都沒有,又沒有看到其他人,更沒有看到自己的隊正周亮,也想到恐怕其他人真的出事了。

    不過,見慣生死的戰士,很快就將這件事撇開到一邊,迅速去通知附近的吳寧和其他兄弟。

    老胡一直守在山洞這邊,天羽飛云回來的消息早已經在哨崗中傳達了回來。

    不過,得知只有兩人回來的老胡,心中一片悲戚,他知道能回來的兩人恐怕只有隊正和副隊他們兩個人。

    畢竟,他們兩個的武功是眾人之中最高的,張翼和周亮他們逃不掉,不代表他們無法跳脫。

    可是,當老胡見到天羽飛云的時候,冰韻卻是躺在天羽飛云的懷中,天羽飛云渾身上下屆時血跡,至于冰韻渾身則是有些暗灰色。

    染了血的塵土!

    沙場老兵,一眼就能看清冰韻身上的是什么,那是塵土和血跡混在一起后變成的顏色。

    “隊正,冰韻副隊怎么了?”老胡急忙上前問道。

    天羽飛云看著老胡,一時間竟然流出了兩行眼淚,哭著說:“不知道,我不知道她怎么了,我明明喂了很多藥給她吃,可是她一點反應都沒有……”

    說著天羽飛云抱著冰韻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老胡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看得出天羽飛云已經失了分寸,自己可不能這樣,立即說:“隊正,快把冰韻副隊正抱進山洞內,讓我來檢查一下。”

    聽到老胡的話后,哭泣著的天羽飛云忽然雙眼一亮,問:“老胡你會醫術?”

    “這……當然。”老胡無奈之下也只能應了下來,身為一名老兵,處理傷口什么的完全是手到擒來的事情,不過一些特殊病癥,就不是老胡能明白的了。

    很快,天羽飛云將冰韻抱進了山洞之中,由用清水將自己的手臂從冰韻的身上解封出來。

    畢竟,觸碰到冰韻或者被冰韻觸碰,都會被冰住在一起。

    老胡直接用麻布濕水纏住在自己雙手上,當成手套來使用,為冰韻檢查傷勢。

    天羽飛云雖然失了分寸可也知道冰韻的事情,提醒了老胡,要是直接觸碰冰韻可是會被冰封黏住的。

    天羽飛云能承受住冰韻的冰封,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能承受得住。

    冰韻曾經對天羽飛云說,她這個會冰封黏住人的怪病,任何人被黏住后,都會受到寒冰之氣的傷害,至今唯一例外的就是她的父母,還有……天羽飛云。

    這件事情,老胡還是第一次聽到,畢竟老胡他們跟天羽飛云和冰韻相處的時間并不久,更是在第一次見面后,大家直接進入了天國神族內戰斗,根本沒有機會了解太多關于天羽飛云和冰韻的事情。

    很快,老胡厚著臉皮,仔細檢查了下冰韻身上的各處傷口。

    在這種情況下,天羽飛云只擔心冰韻的生死,根本顧不得其他。

    老胡也知道男女授受不親,也自覺的掠過了一些部位,只檢查冰韻的手手腳腳的傷口位置,跟著又為冰韻把了一下脈搏。

    “怎么樣?”天羽飛云關切地問道,老胡已經看了好一段時間了,一直一句話都沒有,這實在讓天羽飛云焦慮得很。

    老胡眉頭微微皺起,向天羽飛云看去。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