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神說世界之風起云涌 > 第九十六章 逃跑失敗
    “你到底是什么人?”

    喝問嫌疑人的安龍會成員并非一般的成員,而是安龍會的會長,大河下山。

    大河下山見到嫌疑人一眼就能認出林間殺戮,心中立即起疑,畢竟安龍會的人一向低調行事,很少在人前露面。

    如今,在揚州這個緊張的局勢中,隨便碰上一個人就能認出林間殺戮來,實在讓大河下山不得不起疑,甚至大河下山心里感到震驚,震是震撼,驚是驚恐。

    表面上大河下山表現得很好,將情感都埋在心里面,沒有顯露出來。

    嫌疑人露出神秘般的笑容,說:“大河下山,安龍會會長。”

    大河下山見嫌疑人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反而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心中更是起疑。

    接下來,讓大河下山和林間殺戮以及安龍會和真龍會在場成員更加震撼的事情發生了。

    嫌疑人指著安龍會的人一個人一個人的念出了名字,又看向真龍會那邊的人,將他們的名字也一字不漏、一個不錯的念了出來。

    真龍會和安龍會普通成員倒是沒有覺得怎么樣,一個名字而已。

    可是,真龍會和安龍會在場的核心人員聽到后,卻是心驚不已,有的臉上更顯露出驚恐之色。

    莫非?已經有人調查清楚自己的底細?然后借此機會要來對付我們?大河下山暗想,不過臉上還是如常。

    聽完嫌疑人一個人一個人的點名后,大河下山更確定一點,大聲怒吼:“林間,給我拿下他,要活的。”

    “哈,點個名而已,就生氣了?”面對林間殺戮沖過來,嫌疑人已經做好所有的準備。

    林間殺戮沖向嫌疑人,露出猙獰的笑意,一掌拍出:“我說過,會把你活活折磨死的……”

    對,以林間殺戮的實力要收拾嫌疑人沒有什么難處,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只要捕捉到嫌疑人那鬼魅的身影即可。

    可,也別忘了,嫌疑人也是有實力反擊的。

    嫌疑人手中拿著的可是黃金級極品武器【萬花盛世】。

    “花,盛放……”

    林間殺戮一掌向嫌疑人拍去,突然間感覺到眼前有什么東西出現,不由得一驚,急忙止住前沖的步伐,收回手掌,做出防備的架勢。

    林間殺戮見到在眼前半空中,竟讓有一朵鮮艷美麗的花綻放開來,頓時一愣,但也沒有絲毫輕敵的心態,而是十分戒備地看著眼前綻放的鮮花。

    嫌疑人并沒有施展出他的鬼魅輕功來躲避林間殺戮,反而是正面迎敵,這無疑是嫌疑人對自己的考驗,在相差一個界別的境界下,嫌疑人還是能很冷靜的應對。

    一朵鮮花綻放在林間殺戮身前后,一瞬間,四周遍地無數帶根莖的花蕾在真龍會和安龍會成員之中破地而出,纏住真龍會和安龍會的人,又將真龍會和安龍會的人隔絕開來。

    而林間殺戮眼前一朵鮮艷的花朵,瞬間變成了一面花墻,隔絕了他的視線。

    趁著真龍會和安龍會的人被“花,盛放”殺了個措手不及,嫌疑人急忙施展出鬼魅輕功,沖出真龍會和安龍會的重重包圍。

    沒錯,這就是嫌疑人的計劃。

    無論怎么打,嫌疑人都是必敗而已,所以嫌疑人一開始就訂制了逃跑計劃。

    順利沖出包圍圈后,嫌疑人的心還沒有放下來,畢竟對方都是巔峰境界的高手,除非自己能跟他們拉開一大段距離,才算是有點安全……

    “啪”一聲,嫌疑人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般飛起在半空中,渾身上下的骨頭仿佛散架了一般。

    “哇……”飛到半空中的嫌疑人終于大叫了一聲,鮮血噴出,重重摔倒在地面上,使嫌疑人再次噴出鮮血,更感到渾身仿佛要裂開了一樣,一點氣力都沒有,甚至連內力都運轉不了。

    “哼,就憑你一個力量境界,想在巔峰境界面前逃走?未免想得太天真了吧?”大河下山走到嫌疑人身旁,冷眼低視著嫌疑人。

    嫌疑人躺在地面上,雙眼直直看著大河下山,不用想到知道,擊中自己的人,就是大河下山。

    嫌疑人也不去想大河下山是如何察覺和逮住自己的,因為嫌疑人向來都認為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而這個結果,就是嫌疑人他的逃跑計劃失敗了。

    癱在地上,一動都不能動的嫌疑人,雖然是看著大河下山,不過心里想著的卻是:天羽飛云,我要被殺死了,看你要怎么賠償我,日后你登上聚義盟高層之位,就算不給我提升到一個重要職位,最起碼也讓我當個貼身跟班吧?要知道我身后可是有一大幫小弟要養活的。

    即便是失敗,嫌疑人也在計算得失。

    “說,你們聚義盟到底知道我多少事情?給我一五一十說出來,我可以給你個痛快,不然我就把你的骨頭一截一截地壓個粉碎,讓你感受下什么叫痛不欲生。”此時,大河下山以勝利者的身份站在嫌疑人邊上,終于露出了猙獰可怖的神態。

    看著大河下山,嫌疑人淡淡一笑,并沒有說話,他心里想的是:死得越慘,以天羽飛云的性格,已經會加倍補償我的,就是可惜了我這把【萬花盛世】,要落入這些人的手中……不知道天羽飛云會不會帶人幫我搶回來……應該會吧?畢竟以天羽飛云的性格……

    天羽飛云解決掉真龍會留下的一名成員后,再次背著泥塑龍王像,向村祠堂方向過去,不過走的路,是避開了真龍會頭領的方向。

    如果不是西盡村這邊下過大雨,導致地面泥濘不堪,天羽飛云早就找來一輛手推車,將泥塑龍王像放在車子上來推,這樣可以剩很多氣力。

    至于,冰韻卻意外的沒有在天羽飛云身邊,同樣又可以說冰韻還在天羽飛云身邊,卻不是近的身邊,而是在不遠處暗中潛伏而行,做為天羽飛云的秘密手段,如同擊殺真龍會潛伏在陷阱區域的成員那般。

    “也不知道嫌疑人怎么樣了,這么久還沒回來,遠遠引開他們就是,然后繞個道回來……”背著泥塑龍王像前行的天羽飛云心中還是隱隱擔憂嫌疑人的安危,似乎認為嫌疑人會出事一樣。

    一有這樣的想法,天羽飛云就吐了吐口水,說了句:“呸,真是烏鴉嘴。”(未完待續。)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