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神說世界之風起云涌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墜于虛幻
    魔息侵體后,天羽飛云的意識被封印在身體里面,不會死,身體更沒有被完全占據,天羽飛云也不能脫離游戲,意識只能被困住在自己的身體里面。

    當然,天羽飛云想要脫離游戲也不是不行的。

    系統設置有功能可以讓天羽飛云在這種狀態下死亡,然后復活,這樣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天羽飛云沒有選擇死亡,即便意識不斷感受到從肉身傳來的劇痛,天羽飛云還是沒有放棄。

    可以的,一定可以醒過來。

    天羽飛云的意識越是掙扎,越是被黑暗中無形的大手往更深處拽去。

    似乎意識會永遠這樣沉下去,永無天日,不再重新醒來。

    不能放棄,我還要找師父,沒有找到師父之前,我不能死的,絕對不能死啊!

    意識如同身體一樣,向著無底深淵不停墜落……墜落……墜落……

    陣陣困意占滿了天羽飛云的所有意識,天羽飛云清楚一旦自己睡著,將會永遠的下沉,永無止境地下沉,到時候自己如何對得起師父?如何對得起一直教導自己的諸位叔伯?

    慢慢地,慢慢地,天羽飛云感覺到自己緩緩閉上了雙眼。

    心下大喊:完蛋了。

    在天羽飛云意識徹底沉睡的前一秒,天羽飛云看到了自己回到不歸山,不歸山山上迎接他的有師父、天叔、無忌叔、渾天豬、小……

    兜兜轉轉,輪回不斷。

    伴隨著一聲驚呼聲,天羽飛云醒了,在噩夢中驚醒了過來。

    看著房屋內的熟悉的桌椅柜子,再看看自己蓋著一張灰色棉被,睡著的是石床。

    “這不是自己在不歸山的房間嗎?”天羽飛云有點糊涂了,他明明是去舊西涼城的,還遇見了一位絕世美人的神秘女子,還有在一間房子內看到奇特的圖形,之后自己就被符文中涌出來的魔息侵入體內,在后面……天羽飛云有點記不清了。

    一醒來,卻發現自己回到了不歸山自己的房間里。

    難道?

    想到這里,天羽飛云面露喜色,檢查了一下,龍蛇劍龍蛇刀還在,八卦黑布包裹著的寒光刀和魚腸劍也在,身體也沒有任何手上之處,階級還是七階八級,實力還是力量境界第一重。

    一切都沒有變,莫非有人救了自己?

    臉上帶著一絲喜悅的天羽飛云迅速起床,沖了出去,一看外面的景色,還是如以往一樣,青蔥翠綠,顯得生機勃勃的樣子。

    天羽飛云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頓時,整個人顯露出心滿意足的神態。

    “都什么時候,還不去修煉?”

    從身側傳來了一聲大喝,天羽飛云心中一顫,顯然是被嚇了一跳,回頭看去,喜悅地叫道:“無忌叔,無忌叔。”

    “哼,別叫得那么親切,真是白白浪費我們培養你十年的時間,一點用都沒有,要不是看在你師父的面上,在西涼廢墟的時候,我就直接讓你死了算了。”無忌無法毫不客氣的訓斥著天羽飛云。

    天羽飛云一聽,果然是心想的那樣,最后關頭,是無忌叔救了自己,不,天叔一定也在。

    一想起,西涼廢墟時的事情,天羽飛云頓時心虛了起來,解釋說:“無忌叔,這不人家實力比我不知道強上多少……”

    “比你強你還不會跑啊?教你輕功,就是為了讓你逃命用的,你還傻乎乎去跟一個實力比強不知道多少的高手對戰?你腦子裝的是大糞嗎?”無忌無法越說越激動,手指還不停戳著天羽飛云的額頭。

    天羽飛云一副做錯事的小學生般,低頭受訓。

    這時,天行者走了過來,一手拿著雞腿,一手拿著大餅,左咬一口,右咬一口:“好了好了,你再戳飛云腦袋,我怕你忍不住把大力金剛指使出來,把飛云爆頭了。”

    “天叔。”見到天行者,天羽飛云心中一笑,每一次自己做錯事,都是天叔為自己解圍的。

    無忌無法一揮衣袖,收回了手,很氣憤地說:“你小子以后出去了別跟人說你師父是誰,還有誰叫你武功的。”

    跟著又氣急敗壞地說:“我怎么就教出個你這樣的沒用鬼,說出去我這臉還要不要了?還不被人笑掉大牙。”

    “行了行了。”天行者兩三口就將鍋大的大餅吃得干干凈凈然后指著身后幾個木箱放著的刀劍,對天羽飛云說:“快去修煉吧,從今天氣修煉加倍,沒有我們的允許不準下山。”

    “他這樣還敢下山,我直接打算他的腿。”無忌無法氣憤難填,滿眼兇光盯著天羽飛云惡狠狠地說。

    天羽飛云縮了縮腦袋,急忙扛起一箱刀劍,一溜煙跑去修煉的地方。

    沒等天羽飛云跑多久他身后就跟著兩頭小豬,一頭全身通白,一頭全身通紅。

    白的小豬叫小白,紅的小豬叫小紅,是天羽飛云的好朋友,同時也是負責監督天羽飛云修煉的左右監督工。

    “嗨,小紅小白沒見一陣,膘了不少哦。”說著話的時候,天羽飛云雙眉動了動,露出一副古里古怪的表情。

    “我們是豬,肯定要長膘噗。”

    “長膘好噗。”

    天羽飛云重復著十年來一直不間斷修煉的項目,刀劍并用。

    左手劍右手刀,或者左手刀右手劍,來回交替,砍擊在不歸山山上一顆堅硬無比的鐵樹上面。

    鐵樹一種特殊植物,皮堅厚實,幾乎達到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程度。

    鐵樹被砍多了,也不會出現任何傷痕,倒是天羽飛云手中特別打造的修煉刀劍,就容易報廢。

    一邊修煉的時候,天羽飛云還一邊給小紅和小白,講自己下山的見聞,遇到的人事物等等。

    不過,小紅和小白興趣乏乏,只有天羽飛云提到吃的東西,他們兩個才會表現出無窮無盡的求知欲。

    “不知道那個難喝的符水,到底有多難喝噗。”

    “好想試試噗。”

    聽到,這兩頭吃貨連難吃難喝的東西都不放過,天羽飛云頓時無語了。

    鑒于這兩頭吃貨是自己的好朋友,天羽飛云沒有滿足他們的好奇心。

    在西涼戰場的時候,天羽飛云買了很多的靈符和符水,想要現做一份自制混合符水,完全沒有什么問題。

    回到不歸山后,天羽飛云又開始,十年前日復一日乏味的修煉。

    出刀,出劍;劈砍,直刺。(未完待續。)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