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神說世界之風起云涌 > 第九十章 驚喜萬分的任命
    readx;    天羽飛云和向天唱首歌連頭都沒有回就離開了昭烈平原。

    神秘黑衣人則被天行者和無忌無法纏,絲毫無法脫身,自是無法繼續追擊天羽飛云。

    如今,還留在昭烈平原的凹地坑里面的人,也就剩下嫌疑人、大白、小白、熊胖子一行人,以及一個被人遺忘了的上山。

    沒有神秘黑衣人的引導,嫌疑人他們根本就是在凹地坑里面摸黑一般,別說找人了,就連走路都基本在原地打圈圈。

    過了五天后,嫌疑人發現,天羽飛云找不到,被自己故意派去找出口的向天唱首歌也沒了影子。

    嫌疑人倒是沒有懷疑向天唱首歌什么,在嫌疑人看來估計向天唱首歌是兇多吉少。

    整整五天時間,嫌疑人、大白、小白、熊胖子一隊人就在凹地坑里閑逛。

    最終還是在小白的提醒下,嫌疑人才做出了離開凹地坑的決定。

    都這么長的時間,沒找到人,要么就是死了,要么老早跑掉了。

    帶著滿臉沮喪的神色,嫌疑人帶著一隊人爬出了凹地坑,攀爬的時候一個兩個幾乎累得氣喘吁吁。

    個個都沒有想到下來都是滾著下來,很不容易了。

    出去還得這么累人……最后爬出凹地坑后,一個兩個都累成死狗一樣躺在地上,整整休息了一個多時辰才恢復過來。

    正當嫌疑人滿是是沮喪之色,就跟欠人巨款還不起的神情無異,卻收到了一只信鴿。

    一只讓欠人巨款死人一般神情的嫌疑人,來了個煥然一新。

    就跟突然發現自己中了彩票一等獎一樣,不單能還錢,還發大財了。

    大白和小白他們神情也跟嫌疑人差不多,眾人突然見嫌疑人神情大變,滿臉欣喜若狂,紛紛不解問道:“老大,發生什么事了?”

    “老大,不會受到刺激瘋了吧?”

    “哪我們怎么辦?要散伙嗎?”

    “散伙?散什么伙?”嫌疑人滿臉欣喜若狂的神情看著眾人問。

    眾人被嫌疑人這么一看,猛然一個個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生怕嫌疑人真的瘋了,拿他們來開刀。

    見眾人無聲無息個個低著頭,嫌疑人還是滿臉欣喜若狂之態。

    最后,還是大白站了出來問:“老大,信鴿上面寫了什么?”

    嫌疑人是看完信鴿的飛鴿傳信后才變得這樣的,如果要知道嫌疑人為什么會這樣唯一的辦法就是看看信上的內容。

    嫌疑人大手一揮,將一面白錦黃邊的錦帛遞給了大白。

    大白帶著好奇之色接過錦帛,對于錦帛大白所知的卻很少,不像嫌疑人那般清楚。

    起初,嫌疑人接到飛鴿傳信,還以為是一般信件,哪里知道一打開竟然是一面錦帛?原本的沮喪之色旋即一變,滿臉如喪考妣。

    沒想到,總盟既然出了正式公告來對付自己的過失,這就表示嫌疑人在也沒有翻身之日了。

    在聚義盟中錦帛,猶如圣旨一般。

    當然,一般成員是不認識的,更別提是分堂成員。

    可打開錦帛一看后,嫌疑人臉色一換,真的變臉大師都沒有嫌疑人變得快,變得如此真情流露啊……

    “聚義盟任命書,任命原聚義盟西蜀分堂堂主嫌疑人為聚義盟西涼分堂堂主,即日生效;聚義盟長安分堂以及聚義盟燕京分堂兩堂皆需聽從西涼分堂堂主嫌疑人調遣,人員資金皆由西涼分堂堂主嫌疑人自由調配。限西涼分堂堂主嫌疑人十日內抵達西涼建立分堂。”

    念完后,大白滿臉震驚之色看著嫌疑人。

    其他人的神情也差不多如此,紛紛看向嫌疑人。

    “老大,這是不是表示你一下子掌管了三個分堂啊?”一向機靈聰明的小白,這次腦筋卻有點轉不過彎來了。

    畢竟,地盤一下子擴張了那么多,實在使得小白有些懷疑這所謂的任命書是否是真實的。

    “哈哈哈,當然是真的,你沒有沒有看到落款的地方,有盟主的署名以及聚義盟的大印嗎?”嫌疑人大笑著從大白手中奪過錦帛,張開指著落款處說。

    大白、小白以及眾人紛紛看向嫌疑人所指的落款處“夜雨聽風”還有鮮紅大印楷書“聚義”。

    聚義盟西蜀分堂被天隱教兩名創教長老清洗后,已經成了一個爛攤子;至于西涼分堂則是需要從零開始,但也比爛攤子好多了。

    建立西涼分堂,還可以調遣長安和燕京兩堂。

    燕京分堂的實力跟以前西蜀分堂相差無幾,就算有差距也是多幾個高手而已;

    至于,長安分堂則是大大不同,這是個大分堂,十個燕京分堂加起來都比不上一個長安分堂,長安分堂里面可謂是高手如云。

    就拿西蜀分堂來說吧,西蜀分堂力量境界的成員有一百多幾個,滿十階算得上力量境界高手也不過二十多人。

    然而,長安分堂里面巔峰戰力境界的高手就有二十個,比嫌疑人自己還強的力量境界高手最少也得有一百個以上。

    如此差距的配備,也是聚義盟不得不如此配置。

    長安城可是一家獨大,任何勢力進入都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因此,聚義盟也只有走官府路線才能進入長安城。

    但,打擊還是避免不了。

    江湖十大行會之一的傲天盟,正是雄霸長安城的霸主。

    不多派一些高手,恐怕連一天都待不下去,就得被傲天盟掃出長安了。

    解釋過后,感覺自己時來運轉的嫌疑人帶著一班手下馬不停蹄地趕往燕京和長安。

    當然,嫌疑人不會樂而忘形,他清楚自己時來運轉不是憑空掉下來的,而是有人在幫他,這個人自然就是在西蜀分堂救過他的那位神秘大人物,想到這里嫌疑人感覺到自己傍上了一跳大腿。

    卻……不僅僅把上山給忘記了,連向天唱首歌都被甩在腦后,就連向天唱首歌申請退出聚義盟西蜀分堂,嫌疑人也沒有注意到,當然也不可能注意到,因為嫌疑人已經不再是西蜀分堂堂主。

    “救命……救命……誰都可以……誰都好……救救我吧……我好慘啊……救命……救命……誰都行……來救救我吧……”

    就當嫌疑人他們離開后,整個凹地坑就剩下一個人,聲音雖然虛弱,可卻回響在整個凹地坑之中,不停著回響著。

    也就在這個時候,在凹地坑的陰暗處有無數雙碧藍的眼睛紛紛盯著聲音的主人,似乎在打什么主意一般。

    【叛逆戰兵】雙眼空洞,并沒有眼睛。

    然而凹地坑陰暗處所露出的那些碧藍眼睛,則屬于凹地坑內另一種生物的。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