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點鄉村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神說世界之風起云涌 > 第四十一章 無法忘懷的那夜 上
    readx;    不歸山中的十年時光,教導予天羽飛云的并沒有戰斗技巧,或者更準確的來說是戰斗方式。

    天行者、無忌無法等人給予天羽飛云的只有輕功、武功以及絕技【刀劍并用】,從中所起到的作用也是指導與督促。

    連過招都沒有跟天羽飛云比試過。

    只讓天羽飛云拿不歸山中那些只有1點經驗的怪物練習【刀劍并用】,而且在不歸山里殺一只怪,下一秒就出現兩只,再殺……再下一秒都會出現倍數的怪物,如此無止盡的刷新倍增,所以不歸山中的怪物是永遠殺不完的。

    天行者他們以此來磨練天羽飛云,以及塑造屬于天羽飛云自己的戰斗方式。

    從來都是單打獨斗的天羽飛云自己面對著黑鐵級【石像士兵】精英,不敢說能戰勝,可最起碼能游刃有余、逃之夭夭。

    可是,現在四周都有玩家一起戰斗,這使得天羽飛云完全無法發揮最佳水準,能保持在正常的水準上都已經很難得。

    隨著黑鐵級【石像士兵】精英一招接一招的攻擊,天羽飛云的雙臂已經開始麻木,可雙手卻死死地握著龍蛇劍、龍蛇刀絲毫不松手。

    每每揮動龍蛇劍或龍蛇刀,天羽飛云都會大喝一聲,以此來激發自己。

    在這樣完全一面倒,對自己不利的戰局里面,天羽飛云逐漸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不歸山中。

    那是在不歸山中第一次練武。

    回來的人、指導自己的人,并非是自己的師父,而是師叔們。

    天行者,無忌無法,意劍飛雪。

    那深刻印記在記憶中的景象,天羽飛云至今都無法忘懷。

    “三位師叔,我師父呢?”

    見到有人回到不歸山中,天羽飛云非常的興奮,即使是年少,可天羽飛云還是明白一件事,從系統發布的消息中知道,他的師父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飛云,從今天起就由我們教導你武功。”天行者是第一個開口的,卻并沒有提及天羽飛云。

    無忌無法卻是滿臉不耐:“快點,看看這小子行不行,不行就別浪費時間。”

    聽到幾人的話,天羽飛云心頭上涌起一股不安,自己的師父沒有來不歸山?不會有事吧?不會的,系統都公布了師父勝利的消息,那肯定是因為其他事情無法脫身……

    隨后,天羽飛云被叫到不歸山中一處較為空曠的位置。

    之所以稱之為空曠是因為樹木之間間距比山中其他地方的要大些,可樹木還是很密集的,其中還有不少飛禽走獸類的怪物。

    天行者啃著手中的饅頭坐在一邊,無忌無法則是跳到高高的樹上躺著睡覺。

    意劍飛雪看著天羽飛云,臉色平淡地說:“從今天開始,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說著話,意劍飛雪從自己的包裹中“倒”一堆兵器出來。

    看著逐漸堆積成山的刀刀劍劍,天羽飛云雀躍的臉色慢慢地變得目瞪口呆起來。

    對天羽飛云來說,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這么多刀劍,堆得有四五米高。

    意劍飛雪看著天羽飛云的神情,卻一點表情都沒有,依舊用平淡地語氣說:“把這些刀劍全部收起來……”

    “全部收起來。”見天羽飛云還沒回過神,意劍飛雪語氣重重地說道。

    頓時,天羽飛云只感覺到雙耳仿佛被針刺般痛苦,急忙捂住雙耳,臉色霎那間變得蒼白如紙。

    也聽清楚了意劍飛雪的話。

    “快。”見天羽飛云捂著雙耳半蹲在地上,意劍飛雪并沒有任何留情,繼續使用內力發音,向天羽飛云轟去。

    再一次感受到極其刺耳的痛楚,天羽飛云心中越發震驚:這不會是想要殺了我吧?

    可是,動作并不慢,急忙快步走近刀劍堆中,左手抓一把兵器、右手抓一把兵器就往自己的包裹里面收進去。

    “再快點……”

    …………

    “沒時間讓你慢吞吞的玩,給我快……快……快……”

    天羽飛云不知道自己如何在這著一重又一重的內力音波中支撐下來,心中卻驚慌得很,因為他能感覺到,如果自己動作慢了一點的話,就會被音波活活震死。

    聽著意劍飛雪的內力喊聲,天行者咬著饅頭看著天羽飛云的神色和動作,原本要睡下的無忌無法也因為意劍飛雪散發出的殺氣而睜開雙眼向天羽飛云看去。

    只見天羽飛云滿臉蒼白、全是汗水,以及雙眼中流露出驚懼之色。

    見到天羽飛云這幅神色,無忌無法微微一笑,闔上雙眼睡覺;天行者則是微微點了下頭,繼續啃著饅頭。

    花費了將近十五分鐘的時間,天羽飛云才將堆積如山的刀劍收進了自己的包裹內,此時天羽飛云整個人猶如虛脫了一般躺在地上,渾身上下都被汗水給打濕了。

    沒喘氣?意劍飛雪看著躺在地上的天羽飛云心中想到。

    確實,即便是渾身汗水**,天羽飛云氣息卻平穩得很。

    “誰叫你躺下的。”意劍飛雪嚴厲的語氣對天羽飛云說道。

    聽到意劍飛雪的聲音,天羽飛云猛打一個激靈,一個翻身立即站了起來,更是雙腳并攏一副規規矩矩的軍姿站式。

    即便意劍飛雪用沒有使用內力,可這一刻的天羽飛云依舊覺得這聲音刺耳,更帶著一股壓迫感,令自己覺得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剛才你收進去多少把劍?多少把刀?花了多長時間?”沒有繼續使用內力,可是意劍飛雪并沒有收斂殺氣。

    “啊!”天羽飛云再一次目瞪口呆看著意劍飛雪。

    “把剛才收進去的刀劍全部給我倒出來,立刻……馬上。”

    沒有給天羽飛云任何猶豫的機會,意劍飛雪再一次轟擊著天羽飛云的雙耳。

    驚慌之下,天羽飛云一股腦將刀劍以及自身包裹內的物品通通倒了出來。

    “我讓你倒的是刀劍,把那些無關的東西通通給我收起來。”

    整整一夜到天明,天羽飛云所做的事情就是快速將刀劍收進包裹內,然后再倒出來,再收進去,再倒出來……不停重復著……重復著……重復著。

    如同身處于地獄一般,逐漸地雙手開始麻木,直至整個身體都麻木……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